首页 >> 干细胞百科 >>干细胞百科知识 >> 干细胞临床类型和治疗
详细内容

干细胞临床类型和治疗

  干细胞临床类型和治疗:


  1.急性肾小管坏死常见于全血细胞减少的脓毒症患者,与应用肾毒性药物有关,其机制包括直接肾损伤及药物过敏反应引起的急性间质性肾炎,如两性霉素B、氨基糖苷类、阿昔洛韦等药物。


  供体与受体ABO血型不合引起溶血、血红蛋白尿也可引起肾小管坏死[1]。


  充分分离移植物红细胞,加强水化、利尿等可预防AKI的发生。


  2.TMA通常在HSCT后6~12个月出现[20⁃21],其病理学特征是内皮细胞肿胀、毛细血管袢和小动脉内纤维蛋白血栓形成、红细胞破碎及肾小球和小动脉脉管壁增厚[22]。


  补体替代途径异常可能使患者易于发生HSCT相关TMA。


  一项研究结果显示,在6例HSCT后发生TMA的HSCT受者中,5例存在补体因子H相关基因的杂合性缺失,但在18例未发生血栓性微血管病的移植受者中无此现象[23]。


  TMA的危险因素包括TBI、CNIs、急性GVHD和感染等[24]。


  TMA的临床表现为血小板减少、溶血性贫血、神经系统疾病和肾功能不全。


  TMA患者的体征和实验室检查结果与HSCT后临床表现有较多重叠,如贫血、血小板减少和AKI等,因此诊断较难[23,25]。


  血浆置换对HSCT后TMA的疗效欠佳[26],此类TMA多与药物或辐射有关,而经典TMA是ADAMTS⁃13蛋白酶缺乏所致。


  TMA往往与CNIs的毒性有关,应停止使用,使用赛尼哌和依库珠单抗[27]对TMA患者有一定疗效。


  通过屏蔽肾脏、分次TBI、替换CNIs、预处理方案中避免使用肾毒性药物(如铂类)、强力水化等可减少TMA发生。


  3.GVHD肾脏是急、慢性GVHD的靶器官之一,主要机制是T细胞介导对肾小管、肾小动脉的免疫损伤。


  急性GVHD是AKI发生的独立危险因素[28],急性GVHD时尿N⁃乙酰⁃β⁃D⁃葡萄糖苷酶(NAG)含量、尿素氮水平明显升高,可预测急性GVHD肾损害。


  慢性GVHD常表现为肾病综合征,与免疫抑制降低有关,通常认为与T细胞和B细胞的异常调节、细胞因子及自身抗体的高表达相关。


  慢性GVHD最常见的病理类型为膜性肾病和微小病变[29],少数为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症[30]。


  有文献报道42例患者在HSCT后8~14个月发生肾病综合征,肾脏病理检查结果显示,60%为膜性肾病,22%为微小病变。


  糖皮质激素或抗B细胞治疗(如利妥昔单抗)对GVHD有效[31],但也有部分患者进展为ESRD。


  4.病毒相关性肾病BK病毒、多瘤病毒和腺病毒可导致出血性膀胱炎[32],临床表现为血尿、排尿困难及腹痛,可引起肾功能损害。


  病毒相关性肾病的组织学特征包括细胞核内发现病毒包涵体、肾小管基底膜剥落和间质水肿,严重者可导致不可逆的肾小管萎缩及间质纤维化[33]。


  一线治疗方案为减少免疫抑制剂剂量及使用西多福韦或来氟米特[31⁃35]。


  综上所述,HSCT后肾脏疾病发病率高,分析其病因、临床表现等尤为重要,有利于早期预防,减少肾脏不良预后。